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数码产业网 > 新闻 > 贝索斯手机被黑仍是沙特王储自己干的

贝索斯手机被黑仍是沙特王储自己干的

2020-01-23 09:55:16来源:界面新闻 作者:责任编辑NO。魏云龙0298

(原标题:贝索斯手机“被黑”,仍是沙特王储自己干的?)

记者 | 潘金花

2018年3月,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拜访美国,贝索斯曾与他会晤。图片来自:沙特通讯社

谁对亚马逊开创人杰夫·贝索斯的手机感兴趣?沙特王储好像算一个。

英国《卫报》21日征引知情人士的话以及数据取证的成果称,贝索斯的手机曾在2018年“被黑”,其时他接纳到了一条WhatsApp信息,其源头被以为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·本·萨勒曼所运用的个人账号。

数据取证的剖析成果显现,沙特王储所运用的这一账号曾宣告一条加密信息,其中所包括的歹意文件侵略了贝索斯的手机,侵略“极有或许”是由一个感染了病毒的视频文件触发的。

多位匿名知情人士称,2018年穆罕默德与贝索斯在WhatsApp上沟通颇多,上述文件是在那年5月1日由穆罕默德的账号“自动发送”的。在这之后的数小时里,贝索斯的手机有很多数据遭走漏。

《卫报》并不清楚详细是哪些数据遭到走漏、以及这些数据之后的用处。

数据取证专家之所以会查看贝索斯的手机,还在于上一年1月,在贝索斯宣告离婚的同一天,美国小报《国家问询报》(National Enquirer)曾宣告贝索斯有婚外情,并揭露了他与情妇桑切斯的私家短信。尔后,贝索斯便托付公共安全专家查询此事。

一个月后,贝索斯在网络渠道Medium上宣告长篇博客文章称,《国家问询报》的出版商美国媒体公司(AMI)正企图对他进行“敲诈与勒索”,要求他否定《国家问询报》此前的报导带有政治动机或受政治势力影响,否则将揭露令他“愈加尴尬”的私家相片。

之所以会说到“政治动机”,是因为贝索斯所托付的公共安全专家德贝克(Gavin de Becker)发现,沙特“有很大的或许性”曾企图“进入”贝索斯的手机,并“获得了与贝索斯有关的私家信息”。

德贝克上一年3月底在《The Daily Beast》上撰文称,他已将查询材料提交给了法律部分。虽然德贝克没有宣告有关沙特方面怎么获得数据的信息,但他指出,沙特王储与AMI总裁大卫·佩克(David Pecker)在《国家问询报》宣告相关报导前“来往甚密”。他未对《卫报》的报导置评。

德贝克上一年3月底在《The Daily Beast》上撰文 来历:截图

据了解,此次针对贝索斯手机的数字取证是在联合国特别陈述员卡拉马尔(Agnès Callamard)的监督下进行的。卡拉马尔首要重视的是法外处决、即决处决或恣意处决问题,她也正在查询沙特记者卡舒吉的遇害案。

此次数字取证的剖析成果被以为已足以要求沙特方面作出解说,但卡拉马尔并未对沙特涉嫌侵略贝索斯手机一事置评,仅着重将遵从联合国规矩,会在揭露指控宣告前,向政府宣告提示。

卡拉马尔表明,已找到了沙特王储及高级官员与卡舒吉遇害案有关的“牢靠依据”,现在仍在寻找“几条头绪”。

沙特阿拉伯总检察院曾在上一年12月宣告,将对5名直接参与谋杀卡舒吉的男人判处死刑,另3人因涉案被判处24年有期徒刑,但沙特王储及多位被指策划谋杀的高官均未对此案担任,这起谋杀也被定性为“并非预谋,而是一时冲动”。

部分沙特专家以为,贝索斯之所以会被沙特“盯上”,还在于他具有《华盛顿邮报》,而该报曾宣告过一些有关沙特的批判性报导,卡舒吉也曾为该报撰稿。

有必要留意一下的是,卡舒吉的遇害时刻(2018年10月),恰巧是贝索斯手机数据遭走漏的5个月后。贝索斯上一年2月也曾在Medium上指出,必定会有一些被《华盛顿邮报》报导且具有特权的人,过错地将他视为敌人。

沙特以及AMI此前都曾否定利雅得方面与《国家问询报》的报导有关。沙特驻美大使馆也未对贝索斯手机遭侵略一事作出回应。贝索斯的一位律师则称,贝索斯正在合作查询。

曾在奥巴马政府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中东专家安德鲁·米勒(Andrew Miller)以为,若贝索斯真的被沙特王储“盯上”,那刚好说明晰利雅得方面“肆无忌惮”。

“他(沙特王储)或许以为,如果能捉住贝索斯的凭据,就能左右《华盛顿邮报》对沙特的报导,”米勒说,“明显,为了维护和协助穆罕默德,沙特政府什么事都会做,没有真实的鸿沟和约束,哪怕要针对的对象是全球最大公司的总裁,或者是他们之中持有不同政见的人。”